一个蝴蝶结串起一个地球

五年前,我曾在郭宅增丰村见到正在埋头做圣诞蝴蝶结的老人应翠姣,问她:“外国的圣诞节是怎么过的?”应翠姣一脸茫然,回答不上来。五年后,我问她 同一个问题,还是回答不上来。在郭宅另一位农户家里,我看到一位妇女每天加工圣诞老人的一个细小部位,到底是圣诞老人的脸还是帽子?做了两年,她一直没搞 明白,因为她没有看到过一个完整的圣诞老人。不过,这一切都不妨碍她们把这个活做得又好又快,也不妨碍她们每年为出口的圣诞树添上数十万只红色蝴蝶结。即 使在郭宅的一个小卖部里,你也会看到看店的妇女手里不停地在串着珠子,做着圣诞蝴蝶结。

  《纽约时报》外交事务专栏作家托马斯·弗里德曼在他的畅销书《世界是平的》里面这样说:当你沉睡的时候,我们进入了“全球化3.0”的时代,它 将世界从“小号”缩成“迷你”。同时,基本上铲平了全球的经济舞台,它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个人或小团队的全球化时代。各位请注意:这个年代,将不会只是一群 西方的白人唱主角,今后将由各种肤色的人,随时连上网络就可以参与工作。

  我想再请大家注意:网络后面,还有很多看起来对上网一窍不通的中国农村妇女。因为中国的入世,使得她们的身影也变得活跃。今天,这个蝴蝶结还躺在浙江农村一位老太太割猪草的篮子里,过不了多久,它可能就会出现在纽约一位小女孩的房间里。全球化就是让世界变得这么神奇。